飞雪连天射白鹿美食美食

临安历史解密网 2021-01-16 03:26:55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谁说文人天生文弱,数千年风云纵横笔端,千古文人侠客心。金庸先生的武侠小说也看过不少,想就此谈谈我对金庸武侠小说的看法。

金庸小说中采用多种结构形式,剪裁和布局每每不同,作为长篇叙事性作品,作者十分注意结构的完整,和谐,统一。在小说线索的安排上,变化多样,随小说内容而相应展开单线结构,双线结构和多线结构。单线结构着重以一个主人公为中心,其余角色如众星拱月一般,围绕主人公展开情节,如《侠客行》便从“狗杂种”的离奇遭遇出发,展开叙述。而《天龙八部》则是典型的多线结构,分述段誉、萧峰、虚竹的经历,相互交错,相互杂糅,人物虽然繁多,结构却井然有序。

《鹿鼎记》是金庸先生的封笔之作,这部小说在结构上也很有特色。它采用历史记录与小说情节并行方式,在事件进行中,加入一些历史原始纪录,并使之与韦小宝等人拉上关系,给人一种虚幻与真实相交融的感觉。这样的写法,或许也于小说本身有反武侠小说的性质有关吧。

武侠小说属通俗文学范畴,至今还有不少评论家将其归为鸳鸯蝴蝶派。不过,金庸小说倒是对传统“才子佳人”,“大团圆”的结局有所突破,如《鹿鼎记》中的韦小宝,这个市井小混混,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再看看那个建宁公主,她任性,刁蛮,不守妇道,也算不得什么佳人。谈到大团圆的结局,《白马啸西风》、《连城诀》都以悲剧结尾。

武侠小说如果没有一个虚拟的“江湖世界”,侠客就不可能纵横驰骋,大显神通。“江湖”的典型“场景”,莫过于悬崖山洞,大漠荒原,寺院道观。这些地方都是王法鞭长莫及之处,是武侠小说所虚拟的法外世界,化外世界的具体体现。不过,也有例外,如《鹿鼎记》中的韦小宝出没市井里巷,甚至闹将到了宫廷里去。

福建省 金庸小说善于使用铺垫,如《笑傲江湖》。主人公令狐冲未出场之前,先从其师妹岳灵珊与众师兄的交谈中,让人深会到他的风趣,豪放,不拘小节。更添上小尼姑仪琳在众师叔师伯面前用质朴的话语叙述令狐师兄援救自己的过程,更让人感到他的机智与勇敢。这些铺叙,使人对令狐冲顿生好感,更令人可赞的是,他救人不出于图报的目的,令人斗生敬意。这样起到先声夺人的效果,在令狐冲要受诬陷,九死一生的遭遇中,读者们都不由自己地站在了令狐冲的一边,始终为他捏一把汗。

在这些虚拟的武侠世界中,包含着作者的世界观,人生观,闪现着对现实世界的影射。金庸小说很有思想性,是现代化的。他在《鹿鼎记》、《笑傲江湖》等小说中有力地批判了个人崇拜。我们的祖先曾经崇拜尧舜禹汤,崇拜老庄孔孟。而金庸却延续了五四时期个性解放思想,批判个人崇拜,使五四光辉的自由之火在武侠小说的天地中再放耀眼的光芒。

金庸小说最吸引人之处,恐怕在于其情节之奇幻,人物之精彩。小说处处闪现着人性的光辉。岳不群、朱长龄让你感到人心叵测;桃谷六仙更令你忍俊不禁;萧峰的正直,郭靖的朴实,杨过的痴情,令狐冲的潇洒,每个人物都有无穷的魅力,是典型化的处理,又是现实生活的投影。作品对人性的善与恶进行了高度的概括和提炼。《倚天屠龙记》中的朱九真,口吐莲花,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受害者,其实却生性刁钻,手段残忍。她含情脉脉,但在甜言蜜语的背后是她那毒如蛇蝎的本性。金庸善于写出人性的多面性,他笔下的人物更像是有血有肉的现实中人。东方不败心狠手辣,但对任盈盈却打心底里痛爱;欧阳锋人称西毒,可对欧阳克却满怀舐犊之情。此外,金庸还喜对历史人物作全新塑造,如《碧血剑》、《鹿鼎记》中都曾出场的李自成,便是一例。

由于这些小说大多是长篇大作,故此有很多地方运用了连贯全书的小道具。大抵武侠小说都少不了三件法宝,打擂台,中毒后找解药,争夺兵器秘籍。金庸先生也不能免俗。《倚天屠龙记》中的侠客,不管白道黑道,都为了“倚天剑”、“屠龙刀”斗得死去活来。《连城诀》中的好汉,又为了一个不存在的宝藏而勾心斗角。较为新奇的是《笑傲江湖》书中除了有人人都想得到的“辟邪剑谱”外,更兼有一首“笑傲江湖”曲,曲阳,刘正风因它而丧命,而令狐冲却藉此与任盈盈有一番不寻常的交往,非但救了自己的性命,而且还赢得了美人的芳心。

当然,小说的语言也很有特色。作者巧妙地将吴方言融入文学语言,如韦小宝将“尧舜禹汤”讲成“鸟生于汤”,不仅令读者解颐,更暗示了韦爵爷是个目不识丁的大草包。小说中的对白更是精彩,文人墨客出口便是典故成语,是为大雅,而桃谷六仙之流插科打诨、风趣幽默,虽是大俗,却也妙语连珠。

金庸实在是个有丰富国学内涵的学者。如果没有对《易》学有相当的理解,是想不出“凌波微步”、“降龙十八掌”之类奇妙的功夫的,读者一定对郭靖学习“亢龙有悔”这一段记忆犹新吧。又如虚竹解玲珑棋局一段,如果没有对围棋有深入钻研是绝对想象不出的。金庸善于在小说中运用一些传说,典故,这可不是单纯的掉书袋,寻章摘句,显学问,而是为了增加可读性,趣味性,同时也对情节发展起一定作用。如《笑傲江湖》中“广陵散绝”的典故,表现了嵇康临刑不屈不饶的铮铮铁骨,与下文曲阳、刘正风二人视死如归产生呼应,使之人格得到升华,从作者对嵇康褒扬的笔触,也可隐约体味到作者本人为文为人的态度,令人赞叹。又如杨过那一招“黯然销魂掌”,取义江淹《恨赋》“黯然销魂者唯别而已矣。”暗示杨过与小龙女之间令人肝肠寸断的生死别离,寓意深刻。有时作者也会对传说中的事物进行一些加工,改造,如毒中之王,寒冷无比的“冰蚕”,在《拾遗记》中出现过,却是长七寸,黑色有鳞有角,以霜雪覆之可以结出五彩之丝“织为文锦,入水不濡,以之投火,经宿不燎”的宝物。不过,令我不满的是《侠客行》中,将李白好端端的一首《侠客行》拆解成修炼绝世武功的秘籍,让我好生为诗仙打抱不平。

不过,说句心里话,我是喜欢金庸小说的。白璧有瑕是难免的。故此,我们不必拘泥于去追究什么阴阳家是否真的有“九阴”、“九阳”这种说法,“二十四桥明月夜”中的“二十四桥”是否真的有二十四个桥洞之类的。单为作者有这样丰富的想象力,我们就应该拍手称好。只要故事好听,就够了。

金庸的小说,一会儿在梦中,一会儿在现实中,也分不清自己是否真的变成了古人,只觉得整个儿人,都被吸进了书里,与故事里的人一起哭,一起笑,一起出生,一起入死。或许这本就是一个梦吧,一个千百年来,文人一直在追寻的侠客之梦。或许,故事好看就成,管它是梦是真。

共 2560 字 1 页 转在中国到页 【编者按】金庸小说与历史紧紧结合,却又含有金庸极富魅力的想象创造,他一生创造了数部脍炙人口人武侠作品,是武侠领域的传奇.历来受到各地作家解读研究,可谓各抒己见,各逞才情.而该文中,作者通过对金庸武侠小说从结构和情节上进行浅析,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了一部部充满侠客柔情的作品,一位富有学养内涵的传奇人物——金庸先生.全文文字质朴自然,间接巧妙,不失为十分好看的一篇赏析之作,欣赏阅读,问候作者.【:周泊行】【江山部精品推荐 】

海口哪家男科医院好
长春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兰州治疗卵巢炎医院
友情链接